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asA=0  -1

美2月密歇根消费信心初值脱离两年低位 通胀预期

原标题:美2月密歇根消费信心初值脱离两年低位 通胀预期下滑

作为一项美国消费者信心的先行指数,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在2019年2月的初值远超预期和前值,在问卷调查前一周,美国联邦政府结束了史上最长纪录的部分关门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美国消费者对一年和五年期通胀的预期均下滑,可能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形成参考作用。

美国2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初值95.5,高于预期的93.5,1月前值91.2曾创2016年10月以来最低,也是特朗普胜选总统以来最差,1月消费者对未来财务状况的预期同样创两年新低。当时经济学家警告称,调查显示大部分消费者连小规模支出都在削减,这可能引发经济衰退。

华尔街见闻曾提到,受益于去年底圣诞季的乐观情绪,以及经济和就业强劲增长,12月指数终值远超预期和前值;2018全年的指数平均值为98.4,创2000年(107.6)以来最高。但指数从去年3月起下行,下半年波动加大;自去年3月创新高后,指数一直低于100.00的心理整数位关口。

分项数据中,反映消费者对自身财务状况评估的现况指数2月初值为110,逊于预期的111.6,与1月初值持平,创一年最低,但好于1月终值108.8。

反映消费者对未来一年状况评估的预期指数初值为86.2,好于预期的85.5,1月终值79.9曾创2016年10月以来最低。这一数据曾在去年9月录得初值116.1的2004年7月以来最高。

美国消费者对1年和5年的通胀预期,是美联储高度关注的调查类通胀数据。一年通胀预期的2月初值为2.5%,弱于12月和1月的前值2.7%。 五年通胀预期初值为2.3%,不仅大幅弱于1月前值2.6%,还创下过去半个世纪有纪录以来的史上最低。

密歇根大学消费者调查的首席经济学家Richard Curtin指出,2月初值仍然部分受到了美国政府关门的负面影响,也反映了消费者预期的根本转变,进行调查时,对于政府是否要年内第二次关门的不确定性犹存,可能参与抑制了消费者信心。

他认为,消费者对短期和长期的通胀预期下滑, 特别是长期通胀跌至纪录新低,将令美联储很难为进一步加息正名化。尽管大部分受访人士都预期未来一年还会“加息一些”,但这一比例跌至两年来最小水平:

“数据也引发分析师关注失业率和通胀之间不断演变的关系。美国消费者目前预期会有更低的通胀和更高的失业率。而伴随通胀预期跌至谷底,对家庭收入增速的预期也在飙升。

尽管名义收入预期保持在温和水平,经通胀调整后的收入预期增幅,比过去十五年的统计都高。这份初值数据显示,个人消费支出将保持2019年国民经济最强劲的领域。数据暗示,今年美国GDP增速为2.2%、个人消费支出增速为2.7%。”

财经媒体CNBC援引BMO Capital Markets固收策略师Jon Jill的观点称,美国人对现况指数的评估创2016年以来第二低位,但预期指数显着改善并重回2018年的水平。这符合美国政府关门结束和贸易进展带来的情绪提振,更多受访消费者表示,现在是不错的时机买入大件家庭用品,例如家居产品、车辆和住房等;调查同期,标普500指数在2月前两周已累涨超2%。

道琼斯集团旗下的财经媒体MarketWatch分析称, 消费者信心指数的反弹,可以部分缓解对12月零售销售大幅深跌的担忧,去年底的零售数据同比下跌,并创九年以来最大月度跌幅。从2月的消费者情绪指标看,更低的通胀预期,结合对就业市场和薪资提升的持续信心,应该有助于消费支出保持强劲。

数据于美东时间周五上午10点发布(北京时间周五晚23点),美元指数重新扩大涨幅,现货黄金从1316美元/盎司小幅跌至1314美元。10年期美债收益率波动走低,一度从2.668%跌至2.664%。不过主要资产的波动幅度都不是很大。

消费者信心指数是反映消费者对美国经济信心强弱的指标。若消费者信心上升,债市通常视之为利空,价格下跌,股市则视之为利好。密歇根大学通常每月两次对500位美国消费者的态度进行调查,内容涉及对未来的经济展望,包括个人财务、通胀、失业率、政府政策和利率走势等。

分项数据中,反映消费者对自身财务状况评估的现况指数2月初值为110,逊于预期的111.6,与1月初值持平,创一年最低,但好于1月终值108.8。

反映消费者对未来一年状况评估的预期指数初值为86.2,好于预期的85.5,1月终值79.9曾创2016年10月以来最低。这一数据曾在去年9月录得初值116.1的2004年7月以来最高。

美国消费者对1年和5年的通胀预期,是美联储高度关注的调查类通胀数据。一年通胀预期的2月初值为2.5%,弱于12月和1月的前值2.7%。 五年通胀预期初值为2.3%,不仅大幅弱于1月前值2.6%,还创下过去半个世纪有纪录以来的史上最低。

密歇根大学消费者调查的首席经济学家Richard Curtin指出,2月初值仍然部分受到了美国政府关门的负面影响,也反映了消费者预期的根本转变,进行调查时,对于政府是否要年内第二次关门的不确定性犹存,可能参与抑制了消费者信心。

他认为,消费者对短期和长期的通胀预期下滑, 特别是长期通胀跌至纪录新低,将令美联储很难为进一步加息正名化。尽管大部分受访人士都预期未来一年还会“加息一些”,但这一比例跌至两年来最小水平:

“数据也引发分析师关注失业率和通胀之间不断演变的关系。美国消费者目前预期会有更低的通胀和更高的失业率。而伴随通胀预期跌至谷底,对家庭收入增速的预期也在飙升。

尽管名义收入预期保持在温和水平,经通胀调整后的收入预期增幅,比过去十五年的统计都高。这份初值数据显示,个人消费支出将保持2019年国民经济最强劲的领域。数据暗示,今年美国GDP增速为2.2%、个人消费支出增速为2.7%。”

财经媒体CNBC援引BMO Capital Markets固收策略师Jon Jill的观点称,美国人对现况指数的评估创2016年以来第二低位,但预期指数显着改善并重回2018年的水平。这符合美国政府关门结束和贸易进展带来的情绪提振,更多受访消费者表示,现在是不错的时机买入大件家庭用品,例如家居产品、车辆和住房等;调查同期,标普500指数在2月前两周已累涨超2%。

道琼斯集团旗下的财经媒体MarketWatch分析称, 消费者信心指数的反弹,可以部分缓解对12月零售销售大幅深跌的担忧,去年底的零售数据同比下跌,并创九年以来最大月度跌幅。从2月的消费者情绪指标看,更低的通胀预期,结合对就业市场和薪资提升的持续信心,应该有助于消费支出保持强劲。

数据于美东时间周五上午10点发布(北京时间周五晚23点),美元指数重新扩大涨幅,现货黄金从1316美元/盎司小幅跌至1314美元。10年期美债收益率波动走低,一度从2.668%跌至2.664%。不过主要资产的波动幅度都不是很大。

消费者信心指数是反映消费者对美国经济信心强弱的指标。若消费者信心上升,债市通常视之为利空,价格下跌,股市则视之为利好。密歇根大学通常每月两次对500位美国消费者的态度进行调查,内容涉及对未来的经济展望,包括个人财务、通胀、失业率、政府政策和利率走势等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