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改革开放关键一招其中之一是哪招?张维为:中

【文/观察者网 阮佳琪】

我国近现代民主主义教育家黄炎培先生,在他的着作《延安归来》中,记载了与领袖毛泽东的一次交谈:

1945年7月4日的深夜,延安城万籁俱寂,一盏煤油灯照亮了枣园的一间窑洞。这天晚上,黄炎培问了毛主席一个略显尖锐的问题:中国共产党能否找到一条新路,跳出历代统治者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的历史周期率?毛主席当下就自信地回答道:“对!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,这条新路就是——民主。”

他坚信,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,政府才不敢松懈。只有人人挺身负责,才不会人亡政息。

1980年8月,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,对中国民主的未来也是成竹在胸。他还多次强调,我国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,不仅要在经济上赶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,还要在政治上,创造比资本主义国家更高更切实的民主

一如期盼,尤其是改革开放后,中国的民主建设道路发展飞速,收效颇丰。

在昨晚(11日)播出的大型通俗理论电视节目《改革开放关键一招》中,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阚珂、政协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副秘书长宋慰祖、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张会峰四位嘉宾,就为观众们生动阐释了“很有范”的中国民主。

张维为:中国民主要建设定制版“实质民主”

说起中国民主,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,回想起了七年前,他与美籍日裔学者福山在一场辩论中唇枪舌战,探讨“民主”。福山是历史终结论的始作俑者,他认为历史发展到西方政治制度已经是个终结,在此之后再无更好的制度。时值“埃及之春”爆发,埃及人民起身反抗要推翻政权。福山借其更指中国继续当前路线发展,恐步其后尘。

而张教授当场举出许多反例,力证中国不盲从西方民主模式,而是扎实稳健地走在一条符合中国国情民情的民主道路上,并且不断探索、改进,未来只会越来越好。

当时这场辩论在外界引起了极大反响,影响力之深,更使其获得了“世纪之辩”的称号。

就如当时与福山辩论时那样,张教授在这次阐述中,再次强调了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巨大成效,离不开对中国模式的“量身定制”

借用习近平主席多次举例的“南橘北枳”,张教授再引申出“水土不服”一词,阐明西方民主在中国站不住脚。淮南的橘树,移植到淮河以北就变为枳树,两者果实形状相似却味道不同,这取决于土的品质。而建设中国民主制度的“土壤”,就是社会结构、经济结构、政治结构,不盲从西方式民主走中国道路,基于中国国情的“民主之花”才能璀璨绽放。

就目前看来,福山所推行的西方式民主,不仅在非西方世界行不通,就连西方国家内部也开始面临巨大挑战。“世纪之辩”7年后,西方自由民主走向崩坏、民粹主义异军突起,连福山本人都不得不开始反思,承认西方民主正在倒退。

观察者网此前为张教授进行专访时,他也表示西方学者对“中国模式”的反思还将继续下去。

2017年观察者网专访张维为教授

游历过100多个国家的张教授认为,西方的“多党制加一人一票”不是真正的民主,只是“形式民主”。而中国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路上,不断尝试与改进,渐成“实质民主”。

就以中西国家领导人选举办法为例。张教授把我国领导人的产生办法,称为“选拔加选举”。这个制度至今都在不断修改完善中,但就目前的水平,与美国单靠“选举”的方式相比,绰绰有余。

这份自信就来源于背后整个民主政治制度的不断提升,“中国确实是太不一样了。”,张教授这样评价。

阚珂: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让中国民主政治出彩

中国相当于100个欧洲国家的规模,因此中国面临着特殊国情挑战,同时也是巨大机遇。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,人民代表大会制度,是目前我们在人口大国中形成共识所找到的最佳方式,也是中国民主政治的独特出彩之处。

参加了30次全国人大工作会和174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阚珂,是改革开放后人大制度与时俱进的亲历者。他在舞台上拿着一沓厚厚的工作证,回忆起从1988年到2016年,他所见证的人大制度改革、发展与完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