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别让微信群成为社交“紧箍咒”

魏丽娜拍了张新出租屋的照片,想要发给妈妈看,但是她不断下拉微信,始终没有找到妈妈的头像。在她聊天界面里,全是通过置顶功能始终显示在前排的微信群,魏丽娜置顶的群组增加到27个,占据了聊天界面的前4屏。而刨除这些置顶的微信群,她保存在列、可以统计的微信群则多达481个。(11月9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
微信群带来的便捷性是毋庸置疑的。比如,工作群、项目群、家人群、好友群、同学群、投票群、抢票群、学习群、代购群……微信群人人可建,只要有人组织,有人响应,组建一个微信群就是分分钟钟的事儿。诚如媒体报道,无数个群组将人拉近无数社交圈。不过,这些名目繁多的微信群,或许并不能充分发挥增进社交的功能,甚至会让人徒增焦虑与负担。

无论是被群关系绑架的社交人情,还是微信群“隐形加班”带来新的负担和焦虑,更或者垃圾信息消磨耐心,一则让微信群本质上的社交属性慢慢变味儿;二则在人们适应着这些微信群的同时,也饱受着其所带了身心干扰。对此,一方面不能弃而不用,毕竟不知道哪个群会帮助自己解决困难;另一方面也应该会经营打理这些微信群。

以被群关系绑架的社交人情为例,微信群即便设置了免提醒,仍旧会有一个扎眼的小红点,躺在微信消息栏里。也就意味着,任凭再忙,也不可能错失群内的消息。还如,同学群中,一旦有人发出结婚请帖,自己必然要破费,哪怕是与其不熟悉,也不情愿,但也就只能随大流。当然,还有群里面频频出现拉票与点赞,未尝不是“人情交易”。

互联网时代,新社交平台的出现,变革着人们的交往方式。我们不应该让微信群成为社交“紧箍咒”,而要改变,一则,需要从“我”做起,比如,建群和入群均须谨慎,入一个群就如同加入一个圈子,不能贪图“多多益善”,建有用的群、用好有用的群,遵守群内约定俗成的规矩,不去用琐事干扰别人,自然也不会被他人琐事干扰,即可。

二则,也应该认识到线下的互动仍有必要。线下社交受限于时间与空间,微信群里却只需要一个简单的@。但是,人与人情感的交往,远非“@”就能保持长久,网络时代,社交情感更须用心来维护。还如,有的人说“宁可当面吵一千句,也不要在微信群里吵一句”也就意味着微信群看似私密,但依旧不能逾越法律和道德边界。

三则,学会对微信群取舍。比如,一些曾经参加活动的群,活动结束后,逐渐变成“僵尸群”,完全可以一退了之;还如,对于工作群出现的“隐形加班”,也可以不用容忍,完全可以心平气和向领导亮明自己的意见,而领导也并不见得不通情达理;再如,对于一些需要留用的“静默群”,应该持以正确的态度,毕竟有时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