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待遇高了 乡村教师有奔头-中国教育新闻网

近日,在广西田东县教育局一间办公室里,记者偶遇了来局里汇报工作的作登瑶族乡中心小学校长罗逢秋。得知记者此行是了解当地乡村教师待遇情况,罗逢秋兴奋地从腰间拿出去年刚买的新车钥匙,黢黑的脸颊上皱纹都带着笑意。

从1985年参加工作至今,罗逢秋经历了乡村教师待遇变化的三个“时代”:

1993年以前,作为民办代课教师的他,每月雷打不动收入36.4元,年近而立仍需父亲帮忙补贴家用;1993年10月转正后,收入“激增”到每月200元,生活状况大幅改善;2017年,得益于自治区和百色市针对乡村教师推行的一系列支持政策,罗逢秋凭借在乡村学校坚持工作30年以上的“元老”身份,在没有进行计算机考试的情况下获评小中高职称。如今,算上基本工资、各类乡村教师补贴和绩效奖励,罗逢秋的年收入突破10万元。

置身于自治区成立60年来教育发展的大背景下,罗逢秋既是受益者也是记录者。

作登乡中心小学下辖的大屯教学点,距县城50多公里,在公路不通的年代想要去一次,蜿蜒山路只能骑自行车或步行。如今,这些如同中国版图上神经末梢一样的地方都通了公路,乡中心小学下辖的12个村完小和两个教学点,罗逢秋开着车都能前往。

煤油灯变电灯,黑板变电子白板,营养餐让孩子们中午饭吃得更开心,教师们有了去深圳跟岗学习的机会……多年推行的一系列教育政策、由一点一滴慢慢变得习以为常的现象,在罗逢秋看来都值得和记者聊一聊,又好像说也说不完……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8年12月10日第4版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